新華社北京4月15日電 (記者趙仁偉、熊琳、李亞紅、施洋)《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草案)》日前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其中“室內工作場所內禁止吸煙”的條款引發熱議。
  辦公室禁煙地方立法,無疑是控煙的一項有力舉措,但這一條款能否有效執行值得關註。受訪的部分控煙專家、律師和市民表示,破解辦公室禁煙“執法難”,需要那些有煙癮的領導幹部帶頭行動,杜絕公款購煙、公務活動中吸煙,營造“無煙辦公室”。
  北京擬立法控煙辦公室禁煙成亮點
  記者從北京市法制辦獲悉,此次《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草案)共計三十一條。在現行公共場所禁止吸煙等規定的基礎上,草案明確提出室內工作場所、公共交通工具內禁止吸煙。草案還提出,建立政府承擔主導責任、全社會共同參與的控煙體系,新增場所經營管理者的違法責任,並提高了對違法吸煙行為的處罰力度。
  “這次征求意見稿包括個人和公共辦公室禁煙,禁煙範圍比以前擴大。”北京市愛衛會辦公室主任劉澤軍認為,這次北京市禁煙條例草案有不少特點,首先是盡可能地與世界衛生組織煙草框架公約相銜接,例如規定所有室內場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內要全面禁煙。
  同時,條例草案對政府部門、街道社區、居民的控煙職責和義務都做了明確劃分和規定,禁煙力量明顯增強。“這意味著控煙工作不僅僅是衛生部門一家的事,而是全社會都要參與控煙工作。”劉澤軍說。
  此外,草案堅持健康教育和處罰相結合,在處罰條款方面,加大處罰力度。相比目前處罰10元的規定,征求意見稿規定,公民在禁止吸煙場所吸煙的,由衛生行政部門責令改正並處以50元奉並當場收繳;拒不改正的,處以200元奉。
  辦公室吸煙誰來管禁煙令落地有難題
  採訪中記者發現,很多人對室內場所尤其辦公室內禁止吸煙的規定拍手稱快,但對這一規定能否得到執行持懷疑態度。
  14日晚,記者走訪了北京市的幾家餐廳,都發現有顧客抽煙,餐廳服務人員大都持默許的態度。當記者建議一位服務員勸阻吸煙者時,服務員說:“您就體諒一下我們的工作,我們真不好管,即使說了也沒用。”
  室內公共場所禁煙難,辦公室禁煙則更難。“我們領導不但在自己辦公室里吸煙,在會議室、餐桌上都公然吸煙。大家心裡不快,但誰敢說呀”北京一家機關單位的賈女士告訴記者。
  在北京市一家事業單位工作的小李告訴記者,單位里不少男士都吸煙,在同事們的抗議下,老煙槍們就在廁所里、電梯間、樓梯里過煙癮,即便這樣,到處都是濃濃的煙味。
  2013年,北京市愛衛辦委托專業調查機構調查本市居民對北京控煙立法的社會支持度。被訪者中93.8%支持控煙立法,92.8%支持本市“室內公共場所和工作場所”全面禁煙,大部分被訪者認為“控煙立法”和“加大奉額度”是保障本市控煙效果的主要措施,65.9%認為北京有必要專門成立一支控煙執法隊伍。
  “立法禁煙首先要解決的還是執行難的問題,否則將損害法律條文的公信力。”尚公律師事務所律師古曉丹認為,除了奉措施外,立法禁煙應形成充分的制約機制。對於機關單位而言,控煙執法部門和上級監督監察機關應建立有效的監督機制,使控煙規定真正落地。
  辦公室禁煙,領導幹部帶頭是關鍵
  受訪的業內人士和專家表示,辦公室禁煙,關鍵是各機關單位的領導幹部要帶頭。
  “一把手不抽煙了,單位控煙的工作也就好做了。”中國控煙協會副會長楊功煥說。
  2013年,北京市愛衛會等聯合開展北京無煙機關單位的創建活動,共有171家機關單位參加。通過對領導班子進行調查後發現,這些機關單位領導班子里一個吸煙的人也沒有的只占7%左右,辦公室控煙難度可想而知。
  實際上,對於領導幹部帶頭控煙,中央此前已有規定。去年年底,中辦、國辦印發《關於領導幹部帶頭在公共場所禁煙有關事項的通知》,強調公務活動中禁煙,並提出領導幹部要帶頭在公共場所禁煙。
  中國控制吸煙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許桂華說,領導幹部帶頭禁煙,一方面要杜絕公款購煙、送煙,同時要帶頭不在公共場所吸煙,在幹部職工中做表率,並推動禁煙工作在整個單位有效開展,實現個人健康、單位文明、社會進步三方共贏。
  劉澤軍等人士建議,各機關單位應制定相關控煙規定,領導幹部帶頭執行,並有專人負責監督檢查,同時還要引入外部監督。
  《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草案)》突出強調了機關單位控煙責任,提出機關、企事業單位及其他社會組織應當將控制吸煙工作納入本單位的日常管理,並履行建立管理制度、創造不吸煙環境、開展經常性檢查等職責。市政府將設立統一的吸煙行為投訴電話,有關部門將對投訴舉報進行調查處理。實名投訴的,將在15日內予以答覆。  (原標題:辦公室禁煙地方立法領導幹部能否帶頭�
創作者介紹

10月27日

yo95yonth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